笔趣阁 > 真千金不是炮灰 >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

小说:真千金不是炮灰作者:焰漓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25 18:48:07
  “泠泠你在家啊,我来给你介绍,这是爸爸的朋友,明家的大少爷,这位是白少。”
  “明少、白少,这是我的小女儿水泠泠,年纪小还不懂事。”
  水秋伟没有想到明少这次不仅仅是自己来了,还带来了一位地位更高他自己也不敢怠慢的大人物。
  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他奋斗几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水秋伟心里没少心酸,抱着这样的心酸水秋伟仍然兢兢业业的招待两位贵客,他没有人家会投胎就得学会装孙子。
  “白溪,好久不见。”
  看着来人水泠泠直接点明身份,就这张脸他们谁也别想骗谁。
  “好久不见,我早该想到是你的。”
  白溪怔了怔,这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什么也不必问了。
  “你们这是…”
  水秋伟愣了一下,这是认识?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她要说。”
  水秋伟和明大少什么都不知道,一头雾水的被赶出了门去,只留下三人在大厅。
  见傅漓允还在场,白溪抬了抬下巴,“让他留在这里好吗?”
  “他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知道的。”
  感受到身旁之人的紧张,水泠泠安抚的握紧了两人抓着的手,没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
  “呵…”白溪却是惊讶之后嘲讽的笑了起来。
  “和垣心悦你几万年,你丝毫不动心,缘儿为此嫉妒成魔害了你也害了她自己,可你来到这凡间却对一凡人动了心,真是太讽刺了!”
  “有什么可讽刺的,我的态度一直未曾变过,是他们自己太过执拗,白溪我本以为你和我一样是最清醒不过的人,现在看来你才是那个最执拗不过的人,我的血是你拿走了吧,还有这些年那些作乱的玄门之人也是你搞的鬼吧。”
  看着那一身清风月朗的故人,水泠泠眼中满是可惜,
  “我和花缘同归于尽,我能来这里想必花缘也不会那么容易死,但我都痴傻了十七年,花缘肯定没比我好到那里去,你做这些都是为了她吧,但是为了花缘做出这么多丧尽天良之事,你就不怕天道降下九天诛魔雷将你灭杀!”
  神界之人都说风神白溪最是风流倜傥乃是多情公子,不同于雷神的暴躁,不同于花神的妖娆无情,不同于水神的不问世事,风神白溪但凡求到他面前的事情都会管一管,但凡他见到的不平事也要平一平。
  他们四人之中也就风神在神界颇有好名声,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花缘那个女人变成了现在这沾满鲜血的样子,身上的孽力厚厚一层她都快看不清楚白溪的样子了,这还不够悲哀的吗。
  “水神不愧是水神,以前我就说过,我们四人之中你最聪明。”
  白溪拍着手中噙着笑几步来到两人对面坐下,只看到他就能猜到一切的水神,这样的人缘儿何苦要和她斗。
  “不,我不聪明,如果我聪明的话就不会被身边之人背叛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如果我聪明的话就不会被花缘算计至此,如果我聪明的话也早就能看出来多情风流的风神白溪居然对花缘那个女人情根深种。”
  “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有爱得这么深么?
  神界谁人不知白溪最是风流多情,身边美女仙子无数,对任何女人他都口花花,对花缘殷勤备至,也对她经常撩拨,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能对花缘情深至此,怕是他的那些个红颜知己都比不上花缘在他心中的一根头发丝吧。
  白溪的神情出现了一丝恍惚,值得么?
  当然值得,在下界的那一刻他就做出了选择,无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已经无所谓值不值得了,现在他只想缘儿能安然。
  “收手吧,神魂受创你得害多少人才能让她醒来,只不过是睡的时间长一点罢了,这点时间你不能等吗,你难道想要堕落成魔吗!”
  白溪叹了口气,眼神悲哀的看着水泠泠:“神界之人都说水神身怀异宝所以修练速度极快,以前我是不信的,可是看到你这般完好的站在我的面前我相信了,明明你和缘儿一般遭遇,但是你只是痴傻十七年,可缘儿却去浑身瘫痪陷入沉睡,如果不是她的亲人没有放弃,她根本就等不到我找到她,那样不能动弹的躺着太痛苦了,我怎么能看着她受苦,我想看着她笑。”
  “执迷不悟!”
  水泠泠冷哼,花缘有如此下场是她自作自受,只可惜了白溪,终究不是一路人。
  “你们…在说些什么?”
  从头听到尾的傅漓允长大了嘴巴,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他听到了什么!他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他们所说的他好像懂了又好像不懂。
  “啧!这男人有什么好,你宁愿选择他也不选择和垣,哟!这命格可以啊!”
  白溪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傅漓允的身上,傅漓允即便再厉害也从来不在他的眼里,这会儿他才发现了傅漓允那特殊的命格。
  “别打他的主意。”
  水泠泠眼神一冷,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
  “这么在意他,那我更感兴趣了!”
  白溪一个大步上前就对傅漓允出手,这般命格之人正好给缘儿。
  水泠泠立刻反击,在面对白溪之时她从未曾放松过。
  两人同来自修真界,地位相同但是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打过一架,这一次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同样没有修为,只能用肉体的力量和身体内些微的灵力,即便是如此两人的动作都快得不可思议。
  两人拳脚相加整个大厅都遭了殃,茶几、沙发、电视甚至是地板和天花板都被两人波及,劈里啪啦的,整个大厅都被毁于一旦,唯一被保护的好好的只有傅漓允。
  但很快水泠泠便落入了下风,拳脚功夫她并不差,但她差的是时间和体力。
  毕竟才醒过来不久,而白溪则是清醒的来到这个世界好些年了,体内的灵气比水泠泠多多了,更走了许多的歪门邪道,比之水泠泠来说强大了许多。
  终于水泠泠一个不敌,被一脚踢飞,倒飞摔在沙发上嘴角流下了血渍,脸色惨白身上伤得不轻。
  白溪见此乘胜追击抬起一脚冲着水泠泠的喉咙就要狠狠的跺下去,这一脚下去按照他那能将地板踢出个洞来的力道,只要踢准了水泠泠必然没命。
  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白溪就要狠下杀手,旁边却一只皮鞋黝黑发亮的脚踢了过来,直接将白溪踢得一个翻身,脚尖发抖。
  “你!”
  白溪惊讶的看着动手的傅漓允,还以为是个普通人,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古武高手,武力之高足以匹敌他的力量,这人不对劲。
  “泠泠!”
  傅漓允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心疼的将受伤的水泠泠扶了起来,轻柔的擦干了她嘴角的血渍。
  “你没事吧?”
  今天的一切将他的世界观全部颠覆,这一切太荒唐了,原来他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井底之蛙而已。
  但无论受到多大的冲击,他也不能让心爱之人受伤。
  “阿允你…”
  水泠泠也吃惊不小,没想到傅漓允居然有着这么好的身手。
  “我们一起!”
  从二人的对话中他知道,这个叫白溪的男人很棘手,泠泠的敌人也是他的敌人,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做尽了坏事的敌人。
  “好!”
  水泠泠点着头站了起来,两人一同凌厉的朝着白溪攻了过去,这是生死之战,双方都没有留手,每一拳每一掌每一脚都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整个大厅毁得更是彻底了。
  以一敌二,水泠泠和傅漓允奈何不得白溪,白溪也奈何不得两人,打得精疲力竭,最后三人同时停手。
  “看来我们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清风月朗的俊美青年白溪此刻早已经狼狈不堪,发丝凌乱衣衫破碎满身大汗脸上也不少青肿,嘴角更是流着血渍。
  傅漓允和水泠泠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比起两个男人她有着傅漓允的保护好一些罢了。
  “白溪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否则害人害己,你早晚会毁了你自己的。”
  水泠泠看着转身离开的白溪忍不住的最后再劝告一次,能修炼到他们这个地步不管是谁都经历过无数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为了花缘那样的女人不值得。
  白溪没有说话,只是背影顿了顿就离开了,水泠泠黯然,情字害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更害人!
  大厅变成了这个样子,白溪出去之后又是那么一副模样,水秋伟差点心脏病发,咬牙切齿的询问起来,水泠泠却被傅漓允给带走了,一个解释都没有,得!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回到了傅漓允的别墅里,家庭医生已经在家里等着了,直至给两人上了药这才有时间说话。
  傅漓允一夜没睡,在水泠泠这里听到了一个漫长的故事,精彩的世界,最后水泠泠都累得睡着了,他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第二天水泠泠看到的就是一个满眼血丝的男人,刚一睁眼水泠泠就被男人抱紧,“泠泠你不会离开我对吧。”
  她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多么的神奇,飞天遁地移山填海,而他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他害怕他自卑。
  “放心,即便我要离开,也得寿终正寝啊,这辈子我是属于你的。”
  水泠泠一眼就看出了傅漓允的彷徨,“而且你的命格如此奇特,说不定过了这辈子我们还有相遇的缘分,既然我选择了你,便不会改变。”
  给傅漓允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两人又彻底的毫无秘密,两人的感情更好了,但他们甜甜蜜蜜的白溪却越加的疯狂了起来。
  不仅他手下的那些歪门邪道更猖狂,他更以隐士古武家族家主的身份打压起了水家和傅家。
  水秋伟哪敢得罪白溪和他身后的古武家族,傅漓允护着水泠泠都被牵连,水秋伟见没有别的选择,第一时间就登报和水泠泠解除了关系,更找了律师进行了司法公证。
  就这么的,水家二小姐水泠泠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水家,真是世事无常。
  白家身为古武世家的确有着很高的权力和地位,要是对付的是一般人根本不需要多麻烦,但是他要对付的是水泠泠。
  不说水泠泠本身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就是傅漓允也不是好惹的,而且傅漓允还将水泠泠护得密不透风。
  傅漓允本身的能力不容小觑,傅家更不是随意哪个就能动摇的人,古武世家也不行,就此两方僵持了起来,在商场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腥风血雨。
  不知多少人被波及破产,又不知有多少人乘风而起一夜暴富,足足两年,整个商场动荡不安,如果不是国家插手稳定局面,说不得要闹成什么样子。
  傅漓允努力应对白家的攻击之时,水泠泠也没有闲着,联合了枯禅大师帮助正道玄门帮助国家特殊部门扫平那些为非作歹的邪门歪道,颇有成效。
  关键时刻还找到白溪身为这些歪门邪道首领的证据,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是他居然还参与了人口贩卖,专门抓那些家世良好的孩子窃取血液和命格,常常这样的孩子都被养起来常年放血,找到之时一个个面色跟鬼一样,个个都是极其贫血,更有不孩子被放血而死。
  这触犯了国家的法律,犯了无可饶恕的罪行,即便是古武家族,白家也保不住白溪。
  国家要拿人谁都挡不住,这也是水泠泠第一次看到国家的力量,即便是白溪也无法阻挡,被人打得奄奄一息后逃到了花缘所在的病房里。
  “缘儿,此生我无法帮你了,那我们就下辈子再见吧,你等我。”
  握着花缘的手,白溪点燃了整个宅子,知道逃不掉,他选择了带着花缘奔向下辈子。
  水泠泠看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房子眼中悲伤,她知道即使她回到修真界也再也见不到那个嘴角总是噙着笑,对所有女孩子都怜香惜玉的风神了。
  花缘真是害人不浅,真有一日花缘醒来,只希望白溪能够得偿所愿,求仁得仁。
  白家家主自焚而亡,白家也没有了嚣张跋扈的气焰,更没了和傅漓允还有水泠泠作对的原因,遂低调起来。
  水泠泠和傅漓允也终于携手过上了他们想要的平静的生活,一个兢兢业业的赚钱当大总裁一个高高兴兴的去拍戏当大明星,闲暇时光二人相依偎在一起吃吃水果看看电视,平凡而又幸福。
  当然了水家人见没了白家这么个煞神针对又有傅漓允这个大靠山又靠了上来,水秋伟还想要打情缘牌想要认回这个女儿。
  可惜水泠泠本来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感情,即使他们想的再好也只是想想而已,她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们。
  被惹烦了将傅漓允一祭出来,水家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再不敢在她的面前蹦跶了。
  这一天水泠泠刚拍完戏,这次她打算休息半年,傅漓允看着难得陪伴在身边的小女人,当即将工作都推给了属下,带着她一起乘坐私人飞机去夏威夷度假。
  两人只带着孙特助,拉了个小小的箱子就出发了,登机之时女孩娇俏美丽风华绝代,男人俊美冷漠,完全成了旁人演眼中的风景。
  在两人的身后正推着好些行李的水思楠墨镜下的一双眼睛里都是嫉妒和羡慕,多年不见,当初那个痴傻的女孩现在早已经自信美丽的如同一只白天鹅。
  当初站在水泠泠的面前自己是多么的自信啊,可是现在在水泠泠的面前她已经无法骄傲了。
  “快点,慢吞吞的没吃饱吗,为了陪你去海边度假我这些天都忙死了,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
  不远处的许嘉扬见水思楠没有跟上立刻不耐烦的喊了一声,见识过傅漓允和白家在商界搅风搅雨之后,许嘉扬的野心早就膨胀了不知多少倍,水家已经不能满足他了。
  更何况在婚后得知了水思楠不是水家的亲生女儿之后他更有一种受到了欺骗的愤恨感,对她再也没有以前的体贴温柔,如今的水思楠早已经成为了墙上的蚊子血。
  宽敞的私人飞机内,靠在傅漓允的臂膀上喝着果汁,看着窗外蔚蓝的大海水泠泠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畅快。
  忍不住的勾住了身边正给她剥坚果的男人吻了起来,“阿允我爱你!”
  虽然不知道为何突然亲吻他,但是傅漓允很快就反应过来接过了主动权吻了起来,“我也爱你!”
  蓝天、碧海、白云还有身旁的心爱之人,这样的生活她很满意!
  ------题外话------
  推荐一下作者的新书,欢迎大家支持。
  《穿越之素女谋》
  简介:末世都来了,变成神笔马良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眼睛一闭穿越了好像…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就是被嫡支嫡女给牵连下放到苦寒未开化之地吗,不就是没钱没粮只剩人吗,不就是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要开始操心下一顿吗,叶素表示经历过末世这些都是小意思。
  蓝天、白云、青山、碧水,没有丧尸没有变异动物也没有变异植物,怎么说还有个七品县令的爹呢,生存毫无压力。
  但俗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官场更是步步危机,更倒霉的是还有一个爱作妖的恋爱脑嫡支的嫡女随时都可能炮灰了他们,而要解决危机的第一步就是升官发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