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宫不谙谦卑之道 > 一百零三章 讨回公道

一百零三章 讨回公道

小说:本宫不谙谦卑之道作者:墨沐世无双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26 16:46:34
  大约一两个时辰后,驻扎在“心安乡”外的禁卫军收到一封军令。由熹元帝钦点的四品轻车都尉叶寒舟亲自颁布,要求军营内外严抓趁势作乱之贼,但凡有民报冤,必要清剿原梨民窟作乱余党。
  赵出尘在账中,咬牙切齿地捏着这一通文书,扶着腰背上被人用力踏出的青紫色印记,气便不打一处来。
  叶寒舟……作乱小人!
  上次夜里打晕他强抢兵权,还与霍驰那厮相互勾结陷害于他!事后竟口口声声将“擅自借兵”的帽子扣到他头上!结果……姓叶的立下大功升官晋爵,他却只落得个“管辖不力”贬降半级的下场。终究还是他一人承受了所有……
  上面的人一个个也没脑子!他赵出尘草根出生,背后一无势力二无背景,靠着一身伤挣来的功勋——怎么会为了区区一个与他不对付的叶寒舟砸了自己饭碗?
  私下借兵给叶寒舟……他有病吧他?!
  “砰!”
  一拳捶坏身边的酒碗。
  他面无表情地收回手,藏在盔甲下,双眼本也不大,如今眯缝起来,几乎看不见瞳仁。
  心中却暗暗骂了一句:草!手疼!!
  账帘忽然被人掀起。通讯兵戴着盔甲一路小跑进账,向赵出尘道:“报告长官!”
  赵出尘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通讯兵有些犹疑:“营外来了四个四个流民,说是……说是造不明黑衣人袭击,前来报案。”
  “不明黑衣人?袭击?”赵出尘狐疑地看着通讯兵,摸着下颔,视线无意间下移,正好瞥见手中文书上的朱红官印,眼神一亮:“说不定正是那些作乱余党!”
  来得正好!日后叶寒舟若来问责,他也好有东西交差了。
  赵出尘把手中文书一放,“噌”一下站起来,吆喝一声:“走!带我去瞧瞧!”
  通讯兵带着赵出尘走至营地边缘,在梨民窟的栅栏边缘,有几个士兵看住了四个一身落魄的流民。这四个流民皆能看出身负重伤,一个瘸了腿,另一个丢了左臂,还有一个一块肌肤严重灼烧,仅剩下一个“看上去”还算完好的人……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毛病。
  士兵即刻向赵出尘行礼,在栅栏外的四人一见赵出尘出现,立刻伏跪在地上,嘶哑着嗓子哭喊道:
  “赵统领!赵统领请救救我们吧!”
  “请赵统领救救我们吧!”
  赵出尘的视线上下流连这些衣衫褴褛、满身血污之人,不觉挺起胸膛,左手示意士兵将几人扶起来,皱眉正色道:“起来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四人中看上去最稳重之人被一个士兵搀扶着,听见此话便一下扑在栅栏上,脸上唯有一双眼透出无助的光。
  他眼角的伤疤细小交叉,哑着嗓子哭道:“赵统领。我们原是梨民窟的住民,家里遭难早年流浪至此……本以为、本以为盼来了朝廷的兵……谁想就在前天夜里……我们一家竟遭人迫害,身陷火海,差点儿便要丧命于此啊……”
  字字泣血,声音沙哑粗粝到喉咙似被火灼烧一般。
  “可有看清何人所为?”赵出尘摸着下颔沉声问道。
  那人抹着泪摇摇头:“不曾看清面貌。只知……只知他们皆身着黑衣,黑布遮面。我们……一家也算死里逃生,虽逃过一劫,但也不愿这些人逍遥法外啊统领……还请统领……为民除害、匡扶大义!”
  说罢便要下跪,又被身边面露不忍之色的士兵搀扶住。
  赵出尘作势点点头,兀自寻思了一会儿,随即大义凛然道:“你放心。待会儿先随人去记录,此事我绝不会轻易放过。”
  他摆了摆手随即便要转身,无意间看了眼他身后三个沉默寡言之人,脚步却微妙地停顿了下来。他皱眉,眼中闪过狐疑,指着说话之人左手边那位半条腿拖在地上的人:“那个,个儿挺高的那个,我问你几句话。”
  “瘸腿子”显然愣了一下,随即便一瘸一拐地走至栅栏前,声音也很沙哑:“……统领。”
  “你们分别叫什么?从他开始,依次说。”赵出尘指着最开始说话之人,眼睛却望向“瘸腿子”,眼神充斥着警惕之色。
  “瘸腿子”张口即来:“咱们大哥叫黄大,俺叫黄三,断手的这个叫黄五,最后一个是黄七。”
  赵出尘和身边的士兵:“……”
  赵大统领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大哥怎么不干脆叫黄一?”
  这一家子来个“一三五七”不是整整齐齐吗?
  黄三“哦”了一声,继而一本正经道:“咱们姓名乃父母所赐,行不能更名,坐不能改姓。俺大哥就叫黄大。”
  黄一扒在栅栏上,脊背上渗出冷汗,一听赵出尘这话,顿生警惕——
  他们与队伍临别之际,少年还似乎深思熟虑地嘱咐过他。那时楼破岚靠在树边,他一身黑衣神色凝重,眉宇间三分郑重三分严肃还有四分胸有成竹:
  “黄一,你这名字与其他三人连起来喊,想必有疑点。不如换个名字?”
  黄一点点头不无赞同:“我想想……改成什么好……”
  楼破岚思索片刻,才深沉而笃定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改叫黄大吧。”
  黄一:“……”
  而现在——
  面对赵出尘的怀疑,他们只能闭嘴。言多必失。
  黄一认命地扒在栏杆上,感受到赵出尘忽然凌厉起来的眼神一直在他们身上扫视。
  赵出尘多看看了一会儿这几个“老弱病残”,心中生出一丝怪异来。凭他这些年在战场拼杀出的直觉,这四人即便皆身负伤,依然有一种极为凝练的精神。像是……一支军队,一支先锋队。
  他上下审视几人,忽然开口:“方才听几位谈吐不错,不太像浪迹多年的落魄人。”
  黄一攥紧手心,苦笑应对:“不瞒统领,原先家中……虽是乡野粗人,但咱们兄弟曾在私塾偷听过一阵……也算是会随意胡诌几句……”
  赵出尘皱眉,正欲问些别的什么,一旁突然钻出一个鬼哭狼嚎的士兵来。那人一路大呼小叫着飞奔而来,身上左翎卫的玄甲盔帽竟皆不翼而飞,唯余身上一件扑满泥土的单衣。他庞大的身躯在秋风中奔跑,竟还有些瑟瑟发抖。
  临近了赵出尘才听见他在大呼小叫些什么——
  “统领!统领!!报告统领,有不明敌袭!!!”
  赵出尘耳尖竖起来,一提到“敌袭”二字,他周身气势竟陡然一变,凌厉至极。那人跑至跟前,赵出尘也不给他喘息时间,一把扯住那人单衣领沉声下令:“说清楚,什么情况。”
  那人酒劲儿还没下去,红通通的酒糟鼻一抽一抽,边打酒嗝儿边报告:“报、报告统领!”
  “两个嗝~时辰之前~嗝,有人……嗝!”
  赵出尘恨铁不成钢,一掌大力拍在他后背:“给我忍着!!”
  那人被吓得一个激灵:“嗝儿~~!!”
  赵出尘:“……”
  长出了这个嗝儿之后,竟莫名其妙的好了。那人赶紧说道:“报告统领!大约两个时辰前,小的去茅厕方便,没想到刚掀开帘子眼前就闪过一个人,应该是把我打昏了……”
  他心虚地看了眼赵出尘,继续道:“我刚才醒来,竟发现这厮将我埋在土中,我便赶紧跑来向统领汇报了!”
  “这厮来历不明,用意不明,还公然袭击军营,许是别有图谋啊统领!”
  赵出尘尚未开口,扒在栅栏边的黄一便嘶哑着喉咙问了句:“军爷……可有看清……此人穿着如何?”
  那人一愣,随即笃定道:“我记得,绝对是一身黑衣!”
  黄一怔怔地转过头望着赵出尘,扶着栅栏缓缓跪下,声音颤抖无助:“统领……求统领、求统领为我们……讨回公道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9.cc